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資訊頻道 > 正文閱讀

《熱土》的命運與未來 ——讀范宗科長篇小說《熱土》有感

2019-11-29 06:21  西北信息報  字號:T|T

■狄江平

在歷史長河中,個人命運難以脫離時代背景,脫離生存環境。寶雞著名作家范宗科新著的長篇小說《熱土》在城鄉結合部“雍城”這個典型環境中塑造了一個“張樹子”的典型人物,并圍繞其在醫藥公司經理位置上內退后,應侄女婿蘇世魁之邀擔任雍城宏遠汽配公司總經理期間,在管理理念、思想意識、精神需求、信仰追求等方面碰撞而發生的故事,拉開了雍城大地這塊“熱土”上命運抗爭與社會變革的序幕。

兼有文人藝術氣質與企業管理理念的張樹子生在鄉村,長在城市,在市場大潮中打拼,始終秉承禮儀中庸的君子之道,保持著文人墨客的風骨清高。他善待惜緣,無論對親戚、對同事、對鄉親,還是對客戶都坦誠相待,沒有多少心機,也不費多少心機,或許壓根不屑于心機,也正是因此,在國營醫藥公司的“內斗”中敗下陣來。覺得侄女婿蘇世魁三十多人的小企業是自己重振旗鼓,再次證明自己的機會。來到雍城,走馬上任之后,卻發現事情遠沒有想象的那么簡單,這個“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小企業漏洞百出、困難重重,除了生產管理、質量安全、人員素質、流動資金之外,最大的問題還是和侄女婿蘇世魁的思維觀念差異。

作者聰明之處是沒有站在哪一方對對方做是非評判,只是隨著業務開展,真實再現事情的進展過程和因果關系,以便“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就如黑娃修佛,虎子預言一樣,天底下沒有容易的事,也沒有簡單的人。張樹子兢兢業業,嘔心瀝血,雖說多少有指點江山之嫌,但總體既沒有失責,也沒有越位,甚至越到最后,越發現看似外表光鮮、熟稔“黑白兩道”的民營企業家蘇世魁,其很多無奈與痛苦,焦慮與壓力是常人難以理解、無法承受的,其積極進取、開拓創新的精神和勇氣是值得推崇與尊敬的。

為了企業發展,蘇世魁不得不接利潤空間不大卻環境污染很大的活;明知道酸洗和噴漆對職工健康有害卻不得不為之;在面臨職工安全事故,“行車”維修時,明知道會“出人命”卻表現出冷酷無情;在對政府檢查人員畢恭畢敬,邀請到組織部長請吃請喝,變相行賄把事情搞定后,忘不了憤慨地說“他算個球!”;為了釋放壓力,尋求刺激,背叛與自己共同創業,同舟共濟的結發妻子與她人偷情廝混;為了公司正常運營,抵押住房廠房,甚至不得不多次借高利貸等等。隨著一個個故事情節生動呈現,一個頻頻變臉,有點“草莽英雄”氣概的民營企業家躍然紙上。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對民營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芝麻大的官員就可以讓你傾家蕩產,這絕不是聳人聽聞,因為政策缺乏連貫性,環保“一刀切”,執行人員“生冷硬倔”而傾家蕩產者不在少數。貢獻50%稅收,60%GDP,解決70%農村轉移勞動力,提供80%就業崗位的民營企業,正面臨市場競爭日趨激烈,經營環境不斷惡化局面是不爭的事實,身在其中的“蘇世魁”們深有體會。

帶有理想主義情懷的張樹子在整體經濟下滑的大環境下,在各種矛盾利益復雜交織的當下世態中,看似是和蘇世魁的思維定勢沖突,實質是理想與現實的沖突;是城鄉“二元化”的沖突;是市場經濟面臨計劃經濟和政府時緊時松監管的沖突;是國有壟斷行業獨吃大頭和民營企業吃糠咽菜的沖突;這些都是短期內無解的沖突,也是張樹子難以擺脫苦惱的深層原因,值得我們深刻反思。

作家都有自己的故鄉,這故鄉不單是生養的家鄉,更是心靈凈土,精神家園,就像魯迅的“魯鎮”,沈存文的“湘西”,蕭紅的“呼蘭河”,莫言的“高密”,閻連科的“瑤溝”,賈平凹的“商州”一樣,范宗科對他的“雍城”同樣傾灑了濃重的筆墨,傾注了深厚的感情。

在“雍城”這塊土地上,作者經歷過饑餓、恐慌,失望、絕望,雖最終考上商業學校而跳出農門,卻一直惦記著故鄉,關心著家鄉土生土長的農民,也就是這種赤子之心,促成作者記錄這個時代農民兄弟艱苦奮斗,試圖改變命運的不懈努力。

藝術所以成為藝術,就在于其反映現實,又超越現實,既仰望理想天空的絢麗云霓,又俯視現實人生的方方面面。《熱土》以包容的心態,冷靜的思考和多維視角詮釋著“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在這部戲里,有人強勢,有人弱小;有人富足,有人貧窮;有人高貴,有人卑微;有人諸事圓滿,有人一生坎坷;有人色厲內荏,有人綿里藏針;有人衣食無憂,飯來張口;有人疲于奔命,一生操勞。都是戲中角色,都在盡情表演。

如果追求刺激意味著危機與風險,回避矛盾就是自我和解與自我保護,作者筆下幾段有始無終的愛情或婚外情,以及最終安排張樹子和陶梅在良木緣咖啡茶語團聚作為結尾,就是保守與和解的很好證明。在作品中,相對于張樹子無論是與妻子、女兒反目的劉若詩,還是公司發展順利,兒女都在海外的李長河的男人鐵三角,先后出場的幾個女人命運雖各自不同,但大致相同,均沒有多少亮點。

人常說“享啥福就要受啥罪,”這些女人看似光鮮亮麗的背后隱藏著不可言喻的忍耐付出,她們的心酸往往難以言表,無法釋懷。從這個角度看,無論蘇世魁妻子“忍辱負重”,“把錢看住”以守為攻的無奈之舉,還是情人吳曉玉以死相逼,自欺欺人的逢場作戲,甚至張樹子那個可能產生艷遇的醫藥代表,不是悲劇收場,就是畫蛇添足,多此一舉,沒有多少新意。

文學批評要在探討剖析的基礎上解讀和追問,各抒己見,大膽直言。感覺作品在結構變化上多少顯得啰嗦生硬而精巧靈動不足;在情節處理上跌宕起伏、精彩紛呈的激烈沖突場面有所欠缺;在愛情及性愛寫作上,不像作者寫土地、寫村莊;寫工廠、寫工友;寫道德秩序、寫鄉村倫理;寫風土人情、寫民俗文化來得得心應手,稍顯粗俗瑣碎。

金無足赤,瑕不掩瑜。無論如何,《熱土》是作者記錄生活,表達理想,宣導心志的極具現實主義又有理想主義傾向的用心之作。和閻連科《瑤溝》系列直接以“連科”為主人公開門見山不同,范宗科選擇了“張樹子”這一人物形象,但此“張樹子”無疑有作者影子,作者思想,作者的真情實感,以及作者對一些現實問題的無奈、無解。這些放眼世界,感悟人生,追求自由,正視現實的思想觀點以及對社會變革、人性弱點的深度思考,無論對時代進步,對企業發展;對人文關懷,對個體生存,都大有裨益,這是《熱土》實至名歸的價值所在,也是作者留給我們不斷反思進取的精神財富。

本文原載于兵馬俑在線(www.itbuia.live),轉載請保留本鏈接,敬謝!

    全站熱點
    西咸新區能源金貿區園辦召開今冬明春安全生產和消防安全工作會議

    2019-11-28 10:29閱讀

    康軍調研西咸新區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項目

    2019-11-28 06:04閱讀

    24項措施推進汾渭平原大氣污染綜合治理

    2019-11-27 08:45閱讀

    西安:11類疾病可預約免費篩查

    2019-11-26 08:41閱讀

    西咸新區安排部署全國安全生產電視電話會議貫徹落實工作

    2019-11-22 18:13閱讀

    空港新城舉辦“空港思享匯”專題培訓

    2019-11-22 10:31閱讀

    陜西今年共破獲食品、藥品、環境領域犯罪案件956起

    2019-11-21 08:45閱讀

    重庆时时彩计划后 大乐透开奖规则 腾讯分分彩波动值计算 江西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扎金花出老千基本手法 时时彩计划稳赢版 西游争霸决战天下漏洞 11选53胆拖5多少钱 11选5重号缩水 苗泽堂怎么样赚钱 大圣捕鱼免费安装 捕鱼游捕鱼达人单机版 矿泉水公司如何赚钱